一个不和谐又歇斯底里的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有多深

  大学之后离开家,每逢假期,我都满心的不想回自己的家,我也说不出清晰的原因,我只知道我回家就意味着没人理,没得玩,连快递都得晚三天。这种隔绝和闭塞让我害怕。可能我更害怕的是家里那种没法交流的状态,虽然我父母对我是很好的,可他们对我好的方式就只是让我在家好好玩。幸好我小姑的家在我上大学的城市,每逢有长一点的假期,我总是愿意来这儿,完成作业,跟表弟玩耍,闲着的时候,我开始反思我们两家人生活的不同。

  而与小姑家生活的对比,让我又重新反思我自己的家庭生活,于是我发现了很多BUG。

  我生活在一个闭塞的小县城,我的父母是自由恋爱结婚,我爸用自身经历从教育我,要好好念书不然以后只能回家种田。我们在饭桌上永恒的话题就是谁谁家孩子考上大学现在在哪工作特别有出息,而谁谁家孩子当初不好好念书现在有多惨。于是我看电视的时候我父母说,把电视关了回房间看书;我出去玩耍的时候我爸说别疯跑回去念书;我做数学的时候我妈说别忘了英语也要加强,我做生物的时候我妈说你不能偏科啊还要看其他书,我们很少出去旅行,只要父母在家,让他们最安心的状态就是我们伏案苦读。做其他事情在这个家是不被允许的。我们初高中的时候我们家的关键词是“成绩”,“控制”。14岁之后进入叛逆期,任何事情让我不爽我都直接跟他们唱反调,我跟我妈会因为洗澡水谁插电而大打出手,我弟会因为我爸不给买手机而把家里直接砸了,他们在大年三十提刀对立,我在看电视的时候我妈直接在楼道里拔掉我们家的电源开关,有次我和我妈吵架她威胁我要告诉我爸,我直接冲出家门买了把刀,坐在路边等着他来找我然后同归于尽。我养了只猫,我爸因为他发情太吵直接上火棍打它,我觉得不管我做的多好都无法让他们肯定我。我妈承诺我的基本最后都会反悔。我气急败坏也没什么卵用,我是孩子,我得靠着她生活。

  总之,我的青少年过的特别刺激。

  我没法好好学习,我心是乱的,我要做的是通过惩罚自己来惩罚我父母,然后看着他们不爽我才能爽。虽然学习这件事我觉得挺好玩的,但我凭什么要做你们愿意让我做的事。

  我自暴自弃并且叛逆到高考前终于意识到这是走出这种环境的唯一办法,最终,我应届考上一所大学很一般但专业不错的普通一本,我弟补习一年考上一所985高校。

  而令我没想到的是,高考之后他们对我的态度又是360度的改变。

  在我收拾好心情,准备从叛逆少女变成新生学霸的时候,他们说你要出去买衣服,要出去逛,要交男朋友,要享受生活。这种高考前后反差极大的生活让我很不适应,而且对他们的教育方式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我的家庭教育直接导致了我大学之后对回家的畏惧。而我的学习热情,在离开他们之后重新被燃起,我一直自信,如果当初我的家庭能平和一点,我本可以考上一所非常棒的高校。

  而那些歇斯底里的往事,让已经走出家门四年的我每每想到的时候还是会呼吸急促体会到人生深深的绝望。我觉得如果回到以前在遇到这种情况我还是会做出那种对父母的大逆不道的言行,除此之外我找不到任何解决问题的方法。那个时候我会因为我妈被我气的翻江倒海的哭泣而看着她突然笑出来,不就是互相折磨吗,我觉得同归于尽也挺好的。

  而小姑家的平静的生活和我们家形成鲜明的对比。周内小姑外出工作的时候,外婆负责我们姐弟的一日三餐,吃完饭后,表弟撸PAD,我做作业,奶奶画画,我们在一个房子里的不同房间,专注着自己不同的事情。周六是家庭日,叫上其他家人,在网络上搜寻好吃的店,大家一起出去吃顿饭。拍拍照片,发到微信里的群里,这样其他的家人也能看到。

  我小姑的孩子,我的表弟今年初三毕业,中考分数比我所在大学附中的状元成绩高一分,他毫无悬念的被省内最好的高中录取,他从中考完第三天就开始补课,现在高中数学上到必修五,平时上上吉他课,研究研究计算机算法,小姑为他买了专业的录音话筒,他最近喜欢晚上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录首歌用AU剪辑一下配上video发到B站,吃完饭看看游戏视频,戴着耳机刷刷竞赛题,哦,他还喜欢COSPLAY和科幻小说。他现在的目标是做竞赛参加大学自主招生,这样他可以不用参加高考空出一年时间好好玩耍。基本小姑负责掏钱,其他事情

  表弟都可以自己做主。

  这就是我向往的,没有冲突的,平静的家庭生活。我们相爱又独立,我们生活上相互扶持又各自都在进步。基本没有人会试图控制他消灭他的爱好让他只剩学习,他不勤奋,但他很自由,成绩也很好。

  都忙着进步而不是控制对方的时候应该就没有时间发火了吧,小姑,小姑父,表弟一家三口周内由于工作原因一直三地分居,而只要有周末小姑小姑夫一定会赶回表弟上学的城市团聚,小姑夫爱做饭爱钓鱼,在36岁的时候开始在工作之余成为一名造价工程师,小姑在20多岁的的时候成为家乡某局唯一的女副局长,30岁之后进入市局,40岁进入省城机关单位工作,我们没有背景,她是一步步考上来的。

  不和谐的家庭气氛会对孩子产生什么影响,以我为例,比如,我浑身戾气,我很敏感,我容易恐慌,我非常缺乏信心,我觉得内心有一头小兽特别想歇斯底里的把它喷出来,我不爱出门,我爸妈一说话我就觉得他们肯定是拐弯抹角的想控制我,而我的同学朋友一说话我直接忽略他们的语气表情人情,只捕捉他们想让我干什么,然后表面开开心心的对话心里想着怎么把我简单粗暴的“好的“或者”不行”转化成通俗语言告诉他们。我保持跟任何人的友善关系但不会跟任何人走的太近,因为熟了你就会对我有要求,我会突然成为一个段子手又突然发怒,我的笑总是把周围人都吓一跳,,我总觉得,所有生活给的任务都是陷阱,你不完成,明天就有巨大的灾难等着你。有段时间我特别不能理解我宿舍的同学可以非常安心的刷剧或者吃喝闲逛,就算最近没什么事,我睁眼还是恐慌,我必须做点什么,哪怕记一点单词,洗完脏衣服,我必须做点什么再安心的玩耍。我不许我爸妈对我生活有一点干涉,就算是询问和建议也不行。我觉得,人际关系不是你想做自己就能做自己,人际关系需要经营,然而这是比学习更累的事情,刚上大学的时候我的同学们有段时间告诉我我总是一脸假笑,后来我们熟悉之后,我才知道我跟他们身上的区别,而假笑,只是我想表现友善和处理关系的一种方式。一个人的时候那么平静,我觉得很舒服。

  现在离开家四年我已经好很多,我热爱生活热爱学习,但是我依然不认为和人走太近我就可以幸福,我期待爱情但我不期待婚姻也不想生孩子,我就想以后所有的关系都可以好聚好散,我们可以一起大笑但是你试图控制我指责我我会马上离开你。

  相信我,一个平和,民主,有爱,又进步的家庭对每个孩子都很重要。

  你可以说我不懂事或者天生性格极端,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依然认为,一个歇斯底里的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是一辈子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