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感]一分种都市恋爱

  经作者“若寻”同意,改编/采用《这世界很妖》一文若干段落/内容。《这世界很妖》网址:

  《一分种都市恋爱》

  (一)

  海口的夜幕降下,龙昆北路“梦幻”D厅人声沸腾,不大的跳舞池中,巨大的音乐在轰轰地敲打着节奏,煽情的多变的幻灯在摇摆,声澌的DJ在呐喊,散乱的头发在左右飞扬,跳舞的人们都在扭动着肢体,用疯狂来让自己达到兴奋的高点。

  酒,红酒,啤酒,果酒,如流水倒入寻乐的人的口中,穿梭不停的服务员,面上那麻木的表情像习惯了这样的场合,留下的,只是对客人们麻木的单调的词句。

  小圆桌,高脚椅,隐隐而快灭的烛火,淡淡的影灯……

  空间都被那POP的音乐所笼罩,顶上,四周,数十对音箱都发出让心脏负担极限轰轰超重低音……

  身躯,在随着音乐不自主地晃,手中的酒杯里的酒也在随着那音乐而轻摇, 那液体,在引诱着人们的触觉,那液体,在展伸着见不着的小手拉近陌生人之间的距离,那液体,带着人的神经慢慢地走向晕迷的世界。

  伴着尖叫的女人大笑声,伴着杯子撞击声,分明感受着酒清入肚的喘息声,这是一座陷落的城市,这是一个都市放纵的场所,这是随心所欲地变换成不同的角色的时段,男人,女人,共同编织成了一个主体——妖!

  她,一位看似美丽的女人,独自坐在舞池前正前方的方桌旁边,她的手里点燃一支烟,那缭绕的烟雾后面她的神情冷淡而落寞……

  我,借着酒力,上前,坐下她的面前,一边品尝手中的酒精液体,一边眯着眼睛注视着她……我相信,我的到来她并不觉得奇怪。

  这是一位充满韵味的女人。她穿一袭旗袍,却没有把头发挽成一个髻,任由一头黑亮的长发垂泄在肩上,额前有一缕微微卷曲的发丝缠绕在她脸上,使她本身落寞的神情更添一丝狂乱。

  旗袍的叉开得很高,裸露在空气中的小腿线条很细致,看上去柔软而单薄。灯光下,她的肌肤宛若凝脂。我在心底暗暗惊叹,聚集了如丁香般的忧郁的她尽会出现在这样的场所。

  她,只是安静地沉湎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时有痛苦掠过她的面容。每每这个时候,她都会端起酒杯深深地喝一大口,纤细的手指紧握住酒杯似乎想把它捏碎。不知怎的,让我想起了白色的玫瑰……

  我在注视她,她侧过头来对我绽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我心里砰然一动。我举杯示意邀她共饮,她面无表情朝我举杯。这时我注意到她喝的是和我同样的酒,她也觉察到了,和我交换了一下眼神,相视无笑带点直视和说不清楚的表情一喝为尽。

  久久,她放下杯子。对我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然后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她似乎已经不胜酒力,走路的时候脚步不稳。经过我的身边她突然脚下一滑,眼看就要摔倒。她轻咛一声抓住我的肩膀。我本能地伸出手扶住她的腰。于是,她就这样倒在我怀里。这是一个很舞台化的动作,犹如优美的拉丁舞中舞者翩然倒在另一方的怀里。我低下头凝视怀中的女人,说:“你喝醉了。”她仰起如蔷薇般微熏的脸,轻笑一声,说:“醉了?谁又是清醒的呢?”她挣扎着站直身体,试图想挣脱我的掌握,却因为站立不稳再次倒进我的怀抱……

  一切恍惚得如梦境,空气中散发着诡异的幽香,心里暗暗笑自己,竟有了当年初恋的情怀,梅花再开时,老夫也聊发少年狂。

  突然,我放开她,看着她,一言不发,因为,妖的世界只在意过程而不是结果,而我,更想得到的是结果。

  她唇边绽放出一朵若有若无的微笑——多美的笑容呵,竟然为我而灿。

  这一分种,那心情和感觉真好,这样的一分种的感觉,尽让我体会到了爱情的叶子在我心中成长。

  “小心一点,你醉了,你应该走了”我尽量让自己冷淡一些。

  “我醉了,那你醉了没有呢?”她问。

  “就是因为我也醉了,所以,你应该走了,如果你不走,那么,明晨时候,我家窗口投下的第一缕阳光就是你醒时见到的彩虹。”我说。

  呵呵呵呵~

  她发出玲朗的笑声……在笑的同时,她的手搭在我的双肩附在我耳边说:“其实,你是一位很可爱的男人。”

  “啵”,她尽在我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个吻……

  我征了一下,看着她。她的脸带着笑意,说:“这位先生,我该走了,知道你不会送我,所以,给你一个惊喜,男人,有时候坏一点好。”

  她飘然离去,留下呆呆的我。

  难道,我错了?

  难道,真的是妖的世界?

  难道,一分种的都市爱情就是这样的感觉?

  走出D厅的大门,我深深地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对自己说:这世界很妖!也在自己感叹着:这世界果然很妖!

  (二)

  都市的灯依然那么灿烂,望着的士外往后串的街灯,心中莫名其妙的想起了他——那个可爱的男人。他, 我怎会在这样的时刻想起他?我暗笑着自己,萍水相逢的都市人不值得去想才是对。

  回到家,没有开灯。摸黑到了房间,无力的躺在床上,昏沉沉的头此时是说不清是不是清醒。脑海里今天的片段一幕幕地回放……

  不知怎的,D厅的那位男人又出现在我的脑子中。突想,如果当时,我开口说要和他过一晚,不知道他愿意不愿意让我醒时看到他家窗口那第一缕阳光?

  唉,虽然我是女人,可今天的事连自己都说不清楚女人怎会有这样奇怪的念头。我开始觉得自己的脸有一些发荡了,但愿,这是酒精的作用。我这样安慰自己……

  夜好深了,时钟敲响了四下,现在是凌晨时分。。。。

  一阵电话铃中惊醒我的糊思乱想,来电显示,是他,他叫强。

  “喂~”

  “你昨晚跑哪里了?打你移动电话也不接,到你家又不在家,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我是无心的。”

  “好了,你别说了,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

  “你听我解释,我和她没有什么的,只是朋友。”

  “朋友?朋友?是朋友的话,你的电话里都是她家的电话号码?是朋友的话,她会在你家?当我看到那张凌乱的床,你们不自然的神情。你却在这一分钟却告诉我,你们没有什么?”

  “你听我解释…….”

  “不用了!”打断他的话,我挂上了电话。躺在床上大声痛哭。

  三年的感情,这一种背叛最残忍,难道用心去爱一个人是错的?现在,只有让自己大哭,让自己哭,就当作是这一段情的结局的洗礼。

  把自己关在家里三天没有出门。让自己的哭泣隐藏在家中这是我的习惯,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不美丽。我一直相信,我是最美丽的,而一位女人,美丽是最大的资本,所谓才华,去他妈的吧,男人才不会因为才华而去追求一位不美丽的女人。男人就是男人,柏扬《丑陋的中国人》中说得最正确!

  三天了,整三十二小时,我没有迈出一步家门,连电话也没接。我要发疯了,总觉得自己快发霉。

  换上自己觉得最美丽的套装,咬着嘴,让自己打扮得连自己都惊叹自己的美丽,虽然,知道套装上D厅会不论不类,但管它呢,自己高兴就好。

  梦幻,又是这个喧哗的D厅。我来了,我进来了,我要步入这妖的世界,我清楚地知道,当我步入这个大门,我将会是一只最艳的妖……

  走到了位于跳舞池正中的位置,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三天前那一个可爱的男人。嗯….刚好前方那小方桌没人座, 桌, 还是那张桌,只是,不知道人,是否还是那些人?

  D厅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多男男女女,酒瓶里的酒的颜色还是那么漂亮。

  点了满满一桌的酒,打算让今夜的我买一个醉。真希望,今天的买醉,能有一个明晨的清醒。

  那些黄色的液体,缓缓的流入身体,伴着快得让人心跳百陪的音乐,让感观也体会那说不出的刺激。

  一杯接着一杯,感觉身体里的酒精开始发作,头很晕……

  恍恍间, 发现一位摇摇晃晃,穿着和我一样颜色西装男子,拿着一瓶酒坐在我的桌子上,我在醉意间定睛一看,哑然失笑,是他,是那位那天晚上看上去还算可爱的男人。

  “嗨~”

  “嗨~”

  “我终于的着你了,我在梦幻泡了三个晚上了,你终于出现了,”

  我惊讶于他的坦白,不解地看着他。

  “呵呵,你别那种表情,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对你有感觉。”

  “哈哈哈哈,有感觉有个屁用,有爱情还会有背叛,何况还只是区区的一点感觉。”

  “但我从不欺骗自己,我要去证实,你别告诉我,你对我没有感觉。”

  “来,我们干杯。”

  时钟指着三点,桌上一片狼籍,酒瓶里的酒已经底朝天,双位都市陌生人在这样的妖的场所投入迷惘中。

  我站起来,一阵头晕目眩,重心不稳,我倒在一个宽大的怀里。 我想也不用想,一定是倒在他的怀中了。

  “你醉了,我扶你吧。”他说。

  我柔软的身体贴近他的胸口,发丝间的芬芳狂乱地倾泻在他手臂上,由他扶着出了D厅……

  一切恍惚得如梦境,黑夜在空气中散发着诡异的幽香……

  当他在进入我身体的时候,我仍然觉得很迷惑。

  昏黄的灯光下,欲望张开翅膀肆意地翱翔。他迷失在我的发间,在我的腰际,在我呼吸时荡漾着春意的乳波中,在我温热潮湿的甬道里···

  他急切地深入我,进入我的身体深处那一瞬间,我朦胧觉得回到了母亲最初的孕房,是那样的柔软润滑,层层壁膜温柔地抚过我快感的源头。

  他小心翼翼地探索着,象一个迷路的孩子在寻出口。感觉到深处为我让开一条通路以后他开始疯狂,伴随着我如啜泣的呻吟他在我体内摩擦着欲望的火花,终于欲望达到了顶点。

  他喷洒出所有的热情。他低头看着身下的女人,激情后的我面容染上淡淡的红晕,眼波流露出如丝的哀怨和妩媚。

  他拥住我,手指轻抚我的背,感觉着我绸缎一样光滑的肌肤。在他温柔的抚摸下,我渐渐安静下来,呼吸开始均匀。

  他细细地看着这个刚才还在他身体下呻吟的女人,现在伏在他怀里的我睡得像个孩子。睡梦中的我一定是在微微地蹙着眉头,浓密的睫毛上颤动着点点的泪光……

  初阳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我的脸上,我睁开眼,刺眼的光让我脑子炫昏……

  他说得对,我真的看到他家窗口中阳光投射进来的彩虹了……

  走出他家的大门,我深深地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自己对自己说:这世界很妖!自己也对自己也感叹着:这世界果然很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