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坛]前亚洲最佳门将卖体彩度日 张惠康:球门好守店门难把(转载)[已扎口]

专题撰稿 本报记者 张晓露

    中山北路靠近曹杨路的地方,有一扇属于曹杨六村的铁栏小门,门外一侧是座不起眼的小店——真叫不起眼,简易的铝塑架构,一扇小窗摆着两部公用电话,几乎连柜台都看不到,也看不到显眼的店招,稍微显眼一点的是对着马路方向的一列“中国体育彩票”字样,和一幅红底白字的对联:“多买点少买点多多少少买一点,中大奖中小奖大大小小中一点”……陌生人大概难以想象,这座体彩和杂货组成的简易小屋,却有一个不平凡的主人——前中国男足主力门将,“亚洲最佳守门员”张惠康。

    站在面前的张惠康,很难寻觅当年在绿茵场上的矫健踪迹,尽管才40多岁,但是伤病的困扰消磨了他太多的活力,头发白了大半,身体发福明显,表情自然时眼睛眯成一条线,只有身上一件颇旧的切尔西队服,隐约喻示着主人和足球的情缘。

    店里面,坐下三个人就再也没法动弹了,好在店里的常客只有两人——张惠康和他的老母,“本来姐姐、姐夫也会来帮忙的,过年他们都比较忙,妈妈年纪大了,我就多做一点。”他母亲已经80多岁了,现在越来越少地攀爬四层的楼梯,来回小店和家里。

    一年多前,张惠康接过父亲留下的这份遗产,成为小店的主人,加上专设的体彩点,他就整天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忙碌。“店实在太小了,也没什么东西,除了新村里面的熟人,路过的人很少关顾。有体彩的时候人多一些,朱明亮(注:前上海队主力)也常来,有时还一起商量,帮人家推荐……我推荐得挺准的,有一次13场里猜对了10场,还是两块头的(单注)呢,要是买复式就中奖了……”谈到足球,张惠康就会下意识地露出笑容,但难解母亲对儿子的担心,“店太小,利也太薄了,还要交税,每个月剩下不了几个钱。去年一年里就被偷了两回,你想小偷开门进来了,哪能空手回去,能拿的都给拿走了,连样品烟都没留下。”母亲说这话时,忍不住连着一句:“这么大的人,到现在连女朋友都没有,他最小的弟弟孩子都已经大了……”张惠康在一边,带着歉意微笑着、沉默着,听他母亲唠叨。

    假如让他伸展双臂,你会发现这座小店可能还没球门大,但要守住这扇小小店门,对于他来说也是那么的难。当然,在经历过太多的磨难后,现在的“店长”张惠康看上去很知足。

    “失踪”一年多 牵挂一月半

    上一次见到张惠康,那是在2007年上海聚通杯时,他和鲁妙生、李中华、唐全顺等一起重披战袍上阵厮杀,当时发福更明显的他一戴上守门员手套,马上恢复了昔日的勇猛,扑出好几个单刀球,让观众惊叹不已。同时感慨的,还有他身上那件磨损明显的AGFA球衣——那正是1993年他退役时上海队队服。

    那时,他和出狱不久的唐全顺都被李中华请到他的足球俱乐部工作,在踢那场比赛之前,从日本回来的黄韧也来拜访这些昔日队友,那天在李中华的办公室大家谈得十分开心,把“小头”的藏酒都翻出来喝了,他们还相约重逢于球场。但是那年年底,张惠康的身影失踪了……

    “爸爸有脑梗塞,2007年10月的时候过去了,这个店的营业执照变更到我的名下了。妈妈年纪大了,店里需要我多出点力。”张惠康让母亲在家里待着,自己忙上忙下张落,这段时间也就很少和李中华他们联系。

  就这样,年前还闹出一场虚惊,“也不晓得怎么就发烧了,开始38度,送到医院打退烧针,打完了却40度了,而且烧了一个多星期没退,把我家里人弄得吓死……”虽说有惊无险,但毕竟是旧疾未除加上连续高烧,张惠康一下子瘦了很多,行动也受到一点影响。“当时一些老队友叫我去菲律宾打个交流赛,只好告诉他们,我身体不太好。他们也紧张了很长时间,前前后后一个半月才好彻底,还好没什么事……”

    在香港南华效力时落下的疾病,让熟悉他的人对他的身体状况特别在意,李中华等都说:“惠康有什么需要,千万告诉我们一声,大家都会帮他的。”

    昧良心的钱 不赚

    老伴去世,儿子又大病一场,张惠康的母亲手忙脚乱中保持着平静,“习惯了,这几年还不都是这样,就一个字:苦!”

    张惠康刚退役时收入很低,还好运动技术学院保留着他的劳保,他退休的父母也有自己的劳保,“三个人基本劳保还能维持看病,要知道,惠康这个病,药是不能停的。问题是后来他爸爸又脑梗了,看他的病都不够,还要请护工,一年的成年尿片都要好多钱,遇到惠康发病,我真是度日如年。”到前年病逝,张惠康的父亲整整病了六年,让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庆幸的是,随着《新民体育报》(《东方体育日报》前身)等报道,相关部门的重视,张惠康在家庭最困难的时刻得到及时的援助,“收入提高到1000多元,小店还能挣一点钱,最主要是大家都在关心,觉得过去的辛苦值得了。”年前上海体育局慰问他们家,送去了3000元现金,正好他们用了多年的电视机突然烧坏了,张惠康咬咬牙花1000多元买了个新的,“妈妈也辛苦了,让她在家看看电视,店里我多做一点。”

    辛苦是说不完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店长也会遇到各种难题,“店实在太小,平时就靠卖点香烟老酒,这样的店烟草公司差点都不让进货,人家来买包烟,也担心是假货,谁让你们店这么小?但我们心里明白,店是靠大家关心办起来的,昧良心的钱,我们一分都不会赚。”

    难得拍张照,张惠康带着憨厚的笑容挥了一下手,“把后面拍进去哦!”他的身后,有刚买的电视机——几年来家里添置的唯一电器,更重要是橱窗里那密密的,微微露出锈斑的奖杯、奖牌、锦旗……

    张惠康,1962年生于上海,足球守门员。1982年进入上海队;1987年入选国家队;1987年在第二十四届奥运会预选赛中表现出色,为中国足球冲出亚洲取得奥运入场券立下战功;1988年参加亚洲杯被评为“亚洲最佳守门员”;1989年加盟香港南华队,之后在一场比赛中受剧烈冲撞造成神经性脑震荡;1993年从上海队退役。

  看了这新闻真是唏嘘不已,有点球龄的球迷应该都还记得张惠康这个名字吧,当年和傅玉斌堪称是中国队守门员的哼哈二将,技术水平都是不错的,而且感觉人也很老实,不像如今的球员.可没想到现在混得那么惨.都说做球员很风光,看来也不尽然

  有没有老球迷对张惠康还有印象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