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女声][转贴]慕容洲HC习作:靓颖晚餐之流水帐(转载)

呵呵,俺回来鸟,可惜大家全都睡着鸟。

  俺睡不着鸟,因为俺见到张同学鸟,因为俺还挨着张同学一起吃饭鸟,

  因为你们明天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要将俺乱棒打死鸟。

  一路尾追横冲直撞的小洁,将车开进什刹海西岸的柳荫街深处,七拐八拐,钻进某条小胡同中的某招待所大院。停好车,拿出一张包装精美的“靓声靓影张靓颖”的超女专集请张同学签定:

  “这张是不是正版?有防伪标志,有合格证,还有签名大海报,花了俺18块呢。”

  “18块?你上当了吧?”

  “啊?!”

  边上有人搭腔:

  “凡不是35块买的,都是盗版!”

  待俺悲愤地把盗版碟掷回车内,转身一看,看车的竟然截住靓颖要停车费。说时早,那时慢,等俺一个箭步冲上去时,张同学已经把十块钱塞到了看车的手中,俺怒视着那个要钱滴家伙,要不是靓颖在旁边,俺早揪住他换回俺家丫头摸过的那十块钱回去收藏鸟。

  这当口,看车滴不紧不慢地撕了一张5块的票给靓颖,又不紧不慢地撕了两张2块的票给靓颖,然后不紧不慢地死活找不着剩下的一张1块钱的票。张同学大奇,问道:

  “你为什么不给我撕两张5块钱滴票尼?”

  “因为2块钱滴票快没有鸟。”

  此言一出,张同学几近崩溃,走出了好长一段路,还在不停地问俺:

  “我问他为什么不给我两张5块钱底票,他为什么告诉我两块钱底票没有了?介四希马逻辑?”

  俺可怜底智商显然无法回答如此深奥底问题,只得使出LFJY污蔑伟大劳动人民底惯用伎俩,答曰:

  “唉,这年头儿,找一个明白人太难鸟!”

  张同学深有同感底频频点头:

  “94,94,我这两天也晕得厉害。”

  半小时后,张同学再度向饭桌上的人提出了同样底问题,满座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独张同学乐不可支,笑出声来。

  这时,俺及时抑止住了一股冲动——到门外再塞给那看车底同学十块大洋,感谢他让俺家丫头拥有过这难得底纯粹底风华绝代底开心一瞬。

  狠斗JY一闪念:有十块大洋了不起啊?BSBSBSBSBSBSBSBSBSBS之

  果然,现世报,两小时后,于高度HC状态在某公厕前倒车时,顶裂后车保险杠,赔车主大洋二百元整。

  俺自己到现在都整不明白,为什么俺在赔出那200大洋时,心情如此愉快?

  难道,是传说中的LF抑郁症,被公主的解颐一笑,就此根除鸟?

  张同学只点一杯白水。

  俺也只点一杯白水。

  剩下的家伙基本都喝酸梅汤,连俺的第二偶像小洁也未能免俗,居然是

  一杯椰汁。

  哼,没品味啊没品味,BSBSBSBSBSBSBSBSBS啊BS之

  正暗自庆幸自己向公主学到了正确的品味时,看到望着一桌佳肴愁眉苦脸的张同学才恍然大悟,原来,张同学点一杯白水的真正原因是

  减肥!

  欧卖糕的!

  俺简直无地自容!

  俺的体重,估计只有楼里那个著名底胖子可以PK,

  张同学的瘦,估计只有著名底YC可以PK,风都吹走鸟,

  这不是《马太福音》么?

  对于俺的强烈不解,丫头无奈地泄了底:

  “没办法,华谊规定滴,这不算啥,最狠滴,是晚上六点以后连东西都不能吃鸟。”

  公主长吁短叹。

  俺幸灾乐祸滴哈哈大笑:

  “张同学,你终于尝到产权和使用权分离底痛苦了吧?现在你只拥有张靓颖同学底产权,而使用权则归华谊华友拥有。使用权方为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有权要求产权方精心保持张靓颖同学的质量状况,否则按违约处理。厚厚。”

  丫头闻言大怒,疾出双筷迅挟席中插烧肉片猛嚼,未几,觉滋味甚美,竟不知不觉扫完大半碟,喜笑颜开。

  桌上转盘转过几圈,张同学突然发现所有菜碟中唯有一只已彻底扫空,似发现新大陆一般得出结论:

  “恩,看来这道菜是全桌最受欢迎滴!”

  我倒!

  公主,那盘肉除了我夹了一片以外都是你吃滴,其他人还没机会欢迎它尼!

  张同学羞愧底低下头去,还是小洁机灵,赶紧招呼服务员:

  “这个肉再上一盘,还有那盘青豆磨滴豆腐。”

  俄顷,席上又出现鸟完整无缺底肉和豆腐。

  小洁不愧是往高层次带人滴JY,为转移丫头对那盘肉底过度关注,拿出了市场营销底看家功夫,一个劲儿向张同学推介那青豆豆腐底妙处:

  “靓颖,这种青豆磨滴豆腐是这里滴名菜,我每次来都点,外面根本吃不到,太好吃了耶!”

  “天哪!这居然是豆腐耶?我一直以为是青豆磨滴粉呢。”

  俺赶忙抄鸟一筷子尝尝,果然滋味曼妙,绕舌三日,忽然想起黑木潼同学反复叮嘱俺“要让靓颖多读读书或者至少多和读书人聊聊”,心中立刻有鸟计较:

  “哇,俺证明确是豆腐不是豆粉。靓颖,你尝尝,这道菜最大的好处,在于‘简单底复杂’。”

  “简单底复杂?什么叫简单底复杂?”

  哈,掉书袋可是俺滴强项,咱十几年底开口饭可不是白吃滴:

  “恩,简单底复杂,就是MS简单,其实复杂,看上去预期是青豆粉,尝起来却是百味俱全,难以一以名之哇。概略说来,无论是唱歌还是一切艺术,其妙处都在这简单底复杂五个字上……”

  不待俺长篇大论底引申开去,公主忽插入一言:

  “有简单底复杂,有没有复杂底简单捏?复杂底简单和简单底复杂到底有什么区别尼?”

  “这个这个这个这个,简单底复杂和复杂底简单还是有很大区别滴,有区别滴,这个区别就是@¥#&&¥¥&^%¥&”

  正在俺绞尽脑汁试图符合逻辑底解释简单底复杂与复杂底简单之重大区别时,看见丫头脸上慢慢绽开底坏笑,

  上当鸟!上当鸟!

  唉,和偶像讨论学术问题,世界上还有俺这么蠢底粉丝么?

  正在俺低头暗怨黑木同学的JY建议时,风景同学及时替张同学拨通了正在空中网直播底文瑶同学底电话,张同学第一句问候就让一桌子所有人都憋不住笑了:

  “喂,瑶妈!”

  然后就似一串听不清楚底死川话,大意就似关心瑶妈底身体状况特别是胆囊手术怎么做之类滴话题,

  好不容易说完鸟把手机交还给风景,丫头正要提起筷子吃饭,风景又对直播间滴前线凉粉说道:

  “你们今天做滴非常好,等一下,靓颖和你们说话。”

  公主立刻乖乖底接过电话,两手捧着,诚惶诚恐滴说道:

  “梅芳你好。。。。。。”

  俺本来以为就和梅姑问候一声,没想到丫头是要和前线全体凉粉挨个儿打招呼,只听见张同学不断恭恭敬敬底说着“你好”,“谢谢”,“再见”。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俺对风景底怒火也在一度一度底升温。

  丫头成天在外面乱跑,吃顿安稳饭容易末?这才吃了几筷子?上次在UC让丫头挨个儿念凉粉名单就够蠢了,今天又让她挨个儿给凉粉打电话!风景,你太过分鸟!忍无可忍鸟!是可啃熟不可啃鸟!要与尔PK鸟!PK到尔死俺活鸟!

  俺一边对风景强烈腹诽中,一边向公主频频示意:边吃边聊,边吃边聊,边吃边聊!

  哪成想张同学对俺滴提醒视惹无睹,捧电话底神情专注得像在进行托福听力测试,俺敢打赌电话那边底凉粉也很难有如此专注底神情和如此虔诚底态度。

  让俺心酸啊,丫头,别人对你好那么一点点,你就真的要用涌泉相报!

  多年之后,在那颗巨星的光芒照不到的角落,你我还会不会想起,那个最初的邻家女孩儿,那个微笑地捧着电话向一个接一个素昧平生的凉粉问候致谢的小丫头,那个怀揣梦想上路跋涉荆棘风雨的灰姑娘?

  公主,这一刻我觉得所有的人类童话都为你而写,

  或者,

  你就是这混浊世界仅存的人间童话。

  好漫长底电话!

  席上底菜逐渐露出鸟狰狞滴,盘底,丫头底致谢电话还木有打完啊?

  终于,菜凉菜稀。

  终于,丫头说完鸟最后一个谢谢和再见。

  终于,端上来最后一盘没动过的热菜。

  一盘看不清是什么菜底菜。

  张同学望着菜的目光有些犹豫和狐疑——从那副著名底黑眼镜框后射出的目光。

  正不知为何时,张同学举着筷子问道:

  “是不是肉啊?是不是肉啊?”

  俺和小洁同时抢答:

  “不是肉,不是肉!吃吧吃吧没关系!”

  俺还自做聪明底补了一句:

  “是豆制品仿肉。”

  各位看官注意,这时,一幕戏剧化场面出现鸟:

  公主失望底慢慢放下筷子,轻叹一声道:

  “唉,不是肉就不吃鸟。”

  哐当,哐当,俺和小洁同时倒在桌下,排名不分先后。

  小洁不愧是小洁,巧借闻雷来掩饰,随机应变信如神,最先反应过来嚷道:

  “我尝尝我尝尝!哎?哪是什么豆制品嘛?是鸡肉是鸡肉耶!靓颖快吃!”

  张同学乍惊乍喜,第一筷犹疑,第二筷稳定,第三筷坚决,第四筷强硬,第五筷剽悍,看得俺挢舌不下,一旁小洁同情底对俺说:

  “上次在成都两桌吃饭,靓颖把她那桌滴肉抢完鸟又到我们桌把肉抢光。”

  张同学:

  “嘿嘿,嘿嘿嘿嘿。”

  俺得儿意底笑,得儿意底笑:

  “哈,张同学,俺要曝料!俺要把你今天底所做所为曝到网上去!让广大凉粉认清你底真面目!”

  张同学:

  “啊?!没想到,最大底粽子原来是你啊!!!”

  “说起粽子,张同学,俺正有一事要找你算账!上次你告诉俺说你在超女期间自己最满意底一首歌是《你滴样子》,俺刚曝在网上,马上就有人跟帖说你把‘你是造物滴恩宠’唱鸟两遍。这个,你怎么解释?”

  “恩,恩恩,上次我说滴是感觉这首歌技术上没有大滴失误,是技术上,技术上,技术你懂不懂?技术?@¥#&%&*^%*&,其实,我一直说唱得最好滴是海选时唱滴天涯海角。”

  “其实,我最得意滴还是和顺子老师一起唱滴《写一首歌》,以前完全没听过这首歌,只排了两遍,第一遍顺旋律,第二遍顺词,唱滴时候大部分是即兴滴。”

  这时,电文香打开手机中保存底《写一首歌》底视频递给靓颖,丫头开心滴指着说:

  “看,就是这里,我第一句抢了,因为乐队比下午排练时多加了一段,你们可能没看见,顺子老师揪我的衣服提醒我呢。”

  “没看见?!是个凉粉都看见鸟!你不知道8卦园的凉粉是一帧一帧地看你滴视频末?凉粉对你比赛底细节比你自己更清楚!”

  “8卦园太搞了,我都笑翻了,听说最近又出了9卦园,你们知道末?”

  (请9卦园滴筒子自己出来认领)

  丫头低头看视频,由衷地蹦出来一句:

  “顺子老师滴声音真是好啊!一出来就那么好听!”

  电文香顺势调出一段8卦园靓颖吐舌头底帖子让丫头看,俺心里暗暗紧张,张同学,可千万别有样学样啊!你要是来一段吐舌头滴现场版,一会儿有失血滴没献血滴谁负责?知道你欧型血,也管不了俺们一桌人呀!

  还好还好,公主看了只是笑,没加演真人秀,文香继续调别滴视频,突然出现一段I turn to you滴声音,张同学道:

  “这个唱滴不好。”

  小洁在旁随声附和。

  俺说:

  “这首歌唱滴也很好耶,很多凉粉都喜欢滴。”

  丫头:“成都50进20前,我以为自己一定会被淘汰的,因为肺炎,那天晚上直到进场时,我还说不出话来,见到顺子老师打招呼,都是这样,”丫头学着用嘶嘶的哑声叫“顺子老师”。

  “比赛时我觉得能唱出声来就已经非常高兴了,本来以为肯定被淘汰的,没想到还能过,嘻嘻。”

  又说了说广州演唱会的情况,张同学对广州凉粉、深圳凉粉以及笔迷们的热情深为感动。问及丫头最近几天的行踪,俺特意问了问探望小唐敏时为何会哭得那么厉害,公主原本高兴的神情突然黯淡下来:

  “看到那个小姑娘,你知道吗?眼泪会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一下子流出来,再也止不住。关键是那个小女孩儿根本没意识到这个烧伤对她一生以后有多大影响,还很快乐地望着我,她一直天真地认为她只是生了一场病,大夫会把她治好的,根本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大的打击,她的妈妈在一直在边上哭。”

  “你知道有人说你是做秀吗?”

  “唉,明明是33频道的记者告诉我然后我去的,偏有人说我是随便在医院里找到这么一个烧伤病人然后打电话叫记者去,恩,我知道,我无论做什么,怎么做都是错的,有什么办法呢?”

  心疼。

  北京的秋寒中,与丫头握手为别,伊人远去,黄叶相逐。

  唯有掌心的一缕柔弱淡去温热。

  我曾说过,“丫头,在这险恶的人世间,我们怎么舍得你独自走远?”

  此夜此时,我还要对你说,

  “丫头,哪怕全世界都说你错,至少还有我,陪你一错再错。”

  陪你错到底了,凉粉

  就酱!

  (The End )

    作者: 慕容洲 2005-11-6 01:5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